破旧的阳家里也想早日搭上“改造”的便车(图)

  • 时间:
  • 浏览:26

核心提示:作为城中村的七星区阳让我们都家村,十多少 年来至今仍然很难 通自来水,全村凿井离米 超过60 口;另一方排放的污水,另一方继续抽上来用。在原本脏乱差的环境生活了多年的村民们期盼着像上关村那样“改头换面”———

  破旧的阳让我们都家也想早日搭上“改造”的便车

  新闻背景

  一栋栋白粉墙、小青瓦、四层楼高的桂北民居风格联排式小洋楼,在繁花绿树映衬下显得有点硬古典雅致,村旁的漓江风光旖旎。居民们惬意地行走在整洁宽敞的道路上,村里人 带着孩子在室外健身步道上锻炼身体。

  看着仅一江之隔的福隆园改造项目上关村的安置楼房建成入住,身处此次城中村改造项目之中的七星区七星村委的阳让我们都家村民再也坐不住了。

  6月中旬,记者通过对阳让我们都家的走访和深入了解,要能看完城中村让我们都生活的真实情况表、所面临的现实困境以及改造的迫切。或多或少切,与改造后的上关村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作为城中村的七星区阳让我们都家村,十多少 年来至今仍然很难 通自来水,全村凿井离米 超过60 口;另一方排放的污水,另一方继续抽上来用。在原本脏乱差的环境生活了多年的村民们期盼着像上关村那样“改头换面”———



 阳让我们都家村的村民把废水排在或多或少池塘里,不可能 村里很难 通自来水,村民不得已又用水管抽上来使用

  四面被严落细实包围了的阳让我们都家,成为一个名副随便说说的城中村

  福隆园城中村改造的整个项目涉及七星区三联村委滩头、小村和七星村委上关、阳让我们都家村。农历丙申猴年春节前后,毗邻的上关村村民陆陆续续入住新建成的小区安置房。阳让我们都家的村民有的去看完热闹,有的去喝过进火的酒,一对比,心里就不会 滋味了。

  如今,上关村村民的安置不可能 接近尾声,整齐规划联排入住的小洋楼、统一规划的商铺,小区内处处透绿、道路整洁平整,在这里,不可能 看只有城中村的样子了,但这里的的确确是改造前的城中村。

  上关村脏乱差的面貌已翻篇,但现在让我们都看看阳让我们都家,就会明白改造前的上关村是咋样的,明白城中村里让我们都日常的生活。

  从上关村往东,过了小东江,就到了阳让我们都家。阳让我们都家的村民告诉记者:“在村西南约60 0米处,曾有清翰林学士阳氏公馆一座;村子在阳氏公馆的面前,遂取名阳家背。”不可能 嫌名字不好听,改名阳让我们都家。

  即便是如今,从地理位置上来看,阳让我们都家仍然是个奇怪的地方。从十字街出发,乘10路公交车,仅仅4站路就到达了桂林理工大学正门口的建干路上,正对面以后 阳让我们都家。

  然而,阳让我们都家随便说说位居闹市,但村子被高楼合围,其西面是小东江,东面是桂林电力电容器公司,南面是菜园里村,北边是桂林医学院。原本,阳让我们都家成为一个名副随便说说的城中村,只有十多少 窄巷通往村里。



阳让我们都家的楼房紧挨着楼房,“腊肉”变“拿肉”。

  坟冢紧挨着村民的住房,道路坑坑洼洼,很难 排水设施,污水横流

  如今的阳让我们都家有近60 户,160 多人。村里人 姓氏比较杂,有龙、王、黄、李等多种姓氏。村民告诉记者:“这里的人大多是抗日战争胜利后,从各地陆陆续续迁过来的。”

  阳让我们都家所在的地有近60 亩,除了生活居住区外,剩余的几乎有一半以上不会 连片的菜地和苗木种植地、鱼塘以及世代居住在这里的农民先祖的坟冢。阳让我们都家村的村民去世后,几乎都埋在这里,或多或少坟冢甚至紧紧地挨着村民的楼房和院落。

  跟着村民黄胜发进入村子,看完坑坑洼洼的村道两边村民起的房子相互交错,一个个防盗网外凸,像一个个笼子。村子里电线横拉、污水横流,很难 排水设施,路面很难 统一硬化。村里的房子高的有四五层楼房,低的还以后 随手搭建的毛坯房、瓦房,跟外面的高楼大厦相比,这里又是另一番景象。

  有村民调侃说冬季让我们都做腊肉挂在窗台上晾晒,对面的人家要能随手拿,“腊肉”真的就变成了名副随便说说的“拿肉”。村民告诉记者:“前两年村子指在火灾,消防车是根本进不来的。村子里村道窄得只有走三轮车。房子也建得密密麻麻,让我们都家采光就很差,从早上到晚上,或多或少阳光也照不进来,一楼很潮湿的。”不可能 很难 铺设排水给水管道,整个村子的生活污水只有直排入小东江,污染漓江水质。

  早在60 1年,桂林市政府就对福隆园片区城中村的改造进行定点、立项,60 3年批准将731.24亩集体农用地征为国有建设用地。60 4年,阳让我们都家村就作为福隆园片区城中村改造的第一个村子将村里的土地签约征收。



阳让我们都家村民的水井紧挨化粪池,排水管和垃圾桶聚集在一起,村民对此很无奈但也很难 律依据。

  缺水的阳让我们都家村民坐不住了:菜难卖 房难租

  “马上要改造”,然而,12年过去了,阳让我们都家还很难 改造。都说水是生命之源,住在城市中心,12年很难 通水是个哪十多少 样的情况表?

  跟上关村村民一样,阳让我们都家指在小东江边,距离城区近,直到现在阳让我们都家村的村民仍然种菜卖,这仍是让我们都最主要的收入之一。上世纪60 年代初,村里分给每个村民两分地,种菜就得有水。

  “刚刚村里有个泵房,从小东江抽上来水浇地种菜,可刚刚水泵被贼偷走了。种菜没水不行,另一方生活没水以后 行,村民就在另一方住的院子里自行打井抽水。近60 户村民,有的人家打的井不止一口。然而,不可能 地方逼仄,有一主次村民的化粪池几乎就在井旁,农村人有句恶心励志的话 说,‘另一方拉的另一方吃掉’,在让我们都这里还岂不会 原本。”村民黄胜发无奈地告诉记者。

  阳让我们都家的村民靠种菜为生,尽管种菜很难 十多少 收入,但对几乎很难 收入的村民来说,让我们都仍然很在乎这点收入。然而,在附近的六合圩市场和屏风市场,近几年熟悉的人几乎不会 会买阳让我们都家村民种的菜,这又是为哪十多少 ?“让我们都说为哪十多少 ?让我们都的菜是用原本的污水种的,让我们都说菜能没哪十多少 的什么的问题?”村民李秀明原本告诉记者。

  跟所有的城中村一样,阳让我们都家村民的第二项收入以后 房屋出租。不可能 紧挨着桂林理工大学、桂林医学院,房租收入是阳让我们都家村民收入的很大一主次。

  前几年,村民起的房子基本不会 火柴盒式,又狭小又逼仄,很难 厨房餐厅和厨房餐厅。或多或少,每月每间房屋的租金仅有一两百块钱。不可能 学生多,村民的房屋大多还能租出去。

  可哪十多少 的什么的问题又来了。原本阳让我们都家的水就不可能 污染为人诟病,随着桂林理工大学、桂林医学院陆陆续续迁往雁山、临桂办学,学生人数持续减少,附近彭家岭新建的房屋不断增多,阳让我们都家的房屋老旧,慢慢就租没了去了。阳让我们都家四五十岁的人大多指在无业情况表,而青年大多都去桂林理工大学、桂林医学院或附近的楼盘做保安。

  阳让我们都家的或多或少老人家只有去建干路一带捡拾或多或少塑料瓶、废旧书报,每月能有两三百块钱补贴家用。

  然而,比很难 稳定收入、很难 工作更为严酷的是:村民的健康情况表日益受到侵袭。

  这两年,阳让我们都家的中年村民频频患病,大不会 像肾结石、尿结石类事的慢性病。“大不会 四五十岁的中年人,慢慢就得了哪十多少 怪病去世了。”黄胜发说。随便说说,村民都知道,哪十多少 的什么的问题是出在水上。化粪池和水井紧靠着,很难 经过任何的洁净、过滤,水某种有哪十多少 的什么的问题。

  村民以后 想喝自家从井里或池塘里抽上来的脏水,或多或少村民曾偷偷地到桂林理工大学校园里接过自来水。一次两次还要能,时间长了学校以后 让,村民都被撵了出来。

  在阳让我们都家,记者见到一连串的紧紧挨着化粪池的水井,不可能 是污水直接排到池塘里,抽水泵又在一旁抽。

  村里的水是或多或少样子,能喝么?让我们都不放心。近些年,村民曾多次拿村里的水到相关部门去检测,其蕴含一项是大肠杆菌严重超标。然而,超标归超标,不喝它又能喝哪十多少 ?

  阳让我们都家的村民们急切盼着“改造”的足音。

  ■记者手记

  改造是阳让我们都家村民的幸福之路

  四年前大学毕业来到桂林,那时,我还是个实习记者,在桂林的第一站就住在建干里,毗邻阳让我们都家。

  当时,建干里小房间的租金是每月60 块钱。房屋不够10平方米,很难 厕所和厨房餐厅,要能说除了一张床外几乎哪十多少 都很难 ,几乎和《疯狂动物城》里兔子朱迪来到现代动物都市所居住的公寓一模一样。

  廉价的住宿,共用的厕所,接连被偷盗走的电脑、电单车,到处横拉的电线网,坑坑洼洼污水横流的道路,黑乎乎的半夜三更三更,使得即便是房东也无奈地说:“真盼望赶快改造,我岂不会 一天不会 想在这里住了。”

  真没想到的是,相比建干里,阳让我们都家的情况表更为差劲,竟然连自来水都很难 ,甚至让我们都家抽出来的井水不会 混浊的。村民让我们都家的抽水泵直接就伸到充满腥臭味的池塘里抽水。

  很难 稳定收入,很难 工作,这是阳让我们都家村民的一个基本情况表,城中村村民的贫穷,或多或少方面远甚于桂林的或多或少农村。

  在阳让我们都家走访,让我们都要能看完,按照或多或少情况表持续发展下去,几乎是不可想象的,不可能 形成了一个恶性循环。原本无论是对于城市来说,还是对于当地村民而言,不会 有害的。

  然而,让我们都欣喜地看完,市委市政府高瞻远瞩,审时度势,顺应民意,及时启动了福隆园片区城中村的改造。有点硬是在上关村的改造中,村民们没花一分钱,就住进了白粉墙、小青瓦、四层高的桂北民居风格联排式小洋楼。更重要的是,村民安置房的一层可做门面出租,二层以上另一方多余的住房也可出租,用来增加收入。村里有写字楼、酒店出租,集体收入不会 保障,村民要能持续分红。

  上关村的改造中,不仅充分保证了村民的自身利益,甚至让村民通过拆迁改造,生活为之一变,华丽转身。上关村的变迁给城中村的改造树立了一个成功样板,或多或少模式最大限度地维护了当地村民的利益,赢得了群众和社会各界的一致叫好,这也是阳让我们都家群众所期待的。

  上关村的或多或少改造模式,让仅有一江之隔的阳让我们都家村民充满期待。记者走访当天,5位村民代表龙世宏、黄胜发、李秀明、王林、黄菱峰一致表示,希望能像上关村一样,尽快对阳让我们都家完成拆迁改造,使得其焕发新生。(桂林日报记者景碧锋 文/摄)